大清药王

那么,我去当香葱烤鸡肉串去了。

【一八】锅包肉

 @Kiamu佳木 点的锅包肉

日常无剧情OOC傻白甜

副官助攻MAX[是的我是副官迷妹]

隐晦的副四

 前文:佛跳墙   驴打滚  狗不理


自从把齐美丽寄养在张家,齐铁嘴不用张启山支使副官找,也日日主动往他府上跑。


张启山表示很满意。


齐铁嘴换了副黑边玳瑁圆眼镜,抱着齐美丽瘫在张启山家客厅的沙发上顺毛。张启山大爷状撑开手臂倚在沙发上,看看大的,再看看小的,心满意足。


齐美丽爱叫唤。齐铁嘴知道张启山喜欢清静,很有些不好意思。张启山倒是无所谓,说他宅子大人又少,太冷清了,多点声音他心里舒坦。


齐铁嘴把小京巴儿的耳朵拎起又放下,漫不经心道:“佛爷不如讨个媳妇,那府上不就热闹了吗?”


张启山转头看着他,神色复杂又期待。却不想齐铁嘴微微低头,摸狗不再出声。半天尴尬的沉默之后,张启山脸色一变,竟是有些生气了。




张大佛爷生气了。


齐铁嘴不是没见过他生气,但这次却和往常有些不同。往常生气张启山会给他甩脸子,会威胁他再走一步他就开枪,但不会视他如无物,连会客的地方也由卧室变成了书房。


齐铁嘴有些愁,他想来想去,去找了九门中情感生活最稳定的人生赢家二月红。


二月红老师吃着爱心宵夜白水煮面。


齐铁嘴在他对面叨叨叨滔滔不绝。


二月红优雅地嘬完了面汤,接过丫头拧的热手巾擦了擦嘴。


“我说,在卧室会客本来就很奇怪吧。”


“啊?”齐铁嘴一愣:“你们不是这样的吗?”


二月红老师眉毛一横:“我屋里堂客还在这,你莫要玷污我的清白!”


齐铁嘴耷拉下脸:“那我现在要怎么搞嘛。”佛爷生气了心里好虚哟。


给师父师娘倒了热水的陈皮端着盆进来,随口说到:“那个张副官可他妈精了,你怎么不问问他去?”




张副官抿嘴笑:“陈皮那小子叫你来的?”


齐铁嘴心想我刚才说了这么多你怎么只听到这一句你这孩子怎么回事,然后嗯嗯点头。


张副官说,您给佛爷道个歉不就完啦,佛爷哪还能真生您的气。


齐铁嘴苦兮兮,怎么个道歉法儿?佛爷现在理也不理我。


张副官眼珠子转了转,把齐铁嘴拉到一边,悄悄说了个主意。




老九门神算子的一双手,拿过八卦,拿过符水,拿过笔,拿过纸,却没有拿过铁锅铲子。


张副官敲敲门进了书房:“佛爷,八爷在折腾咱们厨子呢。”


“他爱吃什么就给他做,”张启山揉揉眉头:“有什么好和我说的。”


“不是,佛爷。”副官偷笑:“八爷在给您做……锅包肉呢。”


张大佛爷砸了手上的笔,直直冲下了楼。




预想中的乌七八糟的厨房乌七八糟的八爷并没有出现,齐铁嘴第一次做饭还很有些像模像样。张启山看着他一脸笑得讨好端上来的锅包肉,心里什么脾气也没有了。


趁张启山动筷子吃的时候,齐铁嘴蹭蹭到他边上:“佛爷,您别生气了成不?”


“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吗?”


齐铁嘴支支吾吾,他还真不知道。不过为了哄哄张启山的脾气,他还是点了点头。


“说说?”


“我……我不该催佛爷找媳妇。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国难当头怎么能顾得上……”


张启山突然觉得嘴里的锅包肉不是滋味了起来。反手一筷子肉塞断了齐铁嘴的话。


“我现在倒突然想讨个媳妇了。”


“啊、啊?”









评论(9)
热度(341)
©大清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