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药王

那么,我去当香葱烤鸡肉串去了。

【横雏】呵,Alpha(1)

人设


接下来是相声时间


1.

锦户亮:学校是我家,村上像我妈。


“村上桑~”锦户端着盘子在食堂找到了正在吃饭的村上和涉谷:“啊Subaru也在啊。”


脸红。


“亮你怎么又吃炸鸡饭,”村上看了一眼他的盘子:“不行啊,吃点有营养的吧,我去给你买条鱼。”


“ε=(´ο`*)))唉但是……”


村上叹气:“会帮你挑鱼刺的。”


“好!”


“亮你不是小孩子了吧,别天天给我撒娇啊。”


但是村上桑你就是吃这套啊。


2.


丸山被饥肠辘辘的舍友大仓拉进食堂的时候,村上正在给锦户挑鱼刺,督促他吃饭。


丸山泪流满面,仿佛看到了自己幸福生活的希望。


没注意到旁边的大仓看着他的眼神危险。


横雏促进委员会会长大仓先生:这个家伙拆我CP,diss他。


3.


很多人都知道村上信五是雷厉风行的校学生会副主席。


很多人都知道锦户亮是文艺部会弹吉他唱歌好的黑皮池面。


很少有人知道他们是表兄弟。


知道这件事的目前只有两个人:横山,涉谷。


4.


即使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横山依然很不开心。


“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亮是你的表弟。”横山在办公室里趴在认真看文件的村上旁边:“今天又有人在传你和亮的八卦。”


“有什么关系。”村上从文件堆里抬头看了他一眼:“正好亮想过清净点的大学生活,这样不就没人敢追他啦。”


“当初差点也没人敢追你啦。”


“嗯?”村上瞥他一眼:“那你呢?”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5.

伟大的,敢于撬狂暴型小型犬墙角的,革命领袖横山裕同志,当初发现自己喜欢上村上的时候,内心也挣扎了许久。


这家伙是有alpha了吧,虽然身上并没有被标记的味道,但是和那个文艺部的锦户也未免走得太近,啊还给他擦脸啊!挑鱼刺已经很过分了还要喂饭的吗?!


横山裕:妒忌使我变得丑陋。


也许是为了不想给村上和锦户谈恋爱的时间(误),以权谋私的横山同学以学生会主席的名义给村上安排了大量工作,让这家伙不得不天天在办公室和自己待在一起。


后来的横山一度痛心疾首:“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亮是你表弟,那么多独处的时间啊,我全用在对挖人墙角的自己进行内心的自我谴责上了。”


村上眨巴着正直的大眼睛可爱的笑了:“你这不是没问我吗?”


横山觉得,大抵这世上的天然,切开都是黑色的。


评论(22)
热度(303)
©大清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