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药王

那么,我去当香葱烤鸡肉串去了。

【関8】看我干嘛?看黑板啊!(4)

校园AU,ooc慎入。


今天来说说家长们的恋爱。


昨天听了个09年的reco,涉谷会长努力推进横雏,又虐又甜,感慨万千,非常想给涉谷会长疯狂打电话,会长受我一拜。


这章主横雏。


  20


  家访的日子如约而至。


  横山站在和风的大宅子前感叹了一声自家学生的有钱,整整外套,抱着公文包,敲门。


  被村上勒令换了老头背心大裤衩,人模狗样地穿了正经衣服的涉谷昴超不爽的,还因为那群花臂小弟家仆被村上藏了起来,他不得不亲自开门去。


  好烦,家访好烦,先卸了他妈的一条腿好了。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要是他真的卸了安田班主任的腿他估计会被村上拍头致死。


  总之涉谷昴在走去开门的路上想了很多,然而当他打开门,和门外那个同样一脸震惊的人面面相觑时,他心里只剩两个字。


  "卧槽。"


  21


  安田被摔门的声音吓了一跳,大声问:"Subaru!是谁呀?"


  是我们家hina的春天啊yasu!


  我们不用再陪那家伙看少女恋爱童话故事满脸眼泪就靠这货了啊!


  涉谷内心狂喜乱舞。


  22


  横山的心情很鸡儿复杂。


  从认出涉谷的那一刻起。


  多亏村上没收了涉谷的剃头神器,也多亏了横山的家访时间安排的合适,总之涉谷现在正处于洋葱小老头到长发艺术家的过度期,很能看出几分当年的风姿。


  横山跟着涉谷进门了。


  一路上他想了很多。


  包括但不限于,hina也在吗hina在做什么hina现在过得怎么样我当初偷亲他hina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啊好害羞我现在要不要跑不太合适吧我是来家访的横山你是个老师啊快振作一点hina还记不记得我啊hina结婚了没有啊要是结婚了我就哭哼。


  害羞,害羞和害羞。


  hina,hina和hina。


  23


  村上不在。


  涉谷一个懵逼,满客厅地翻找起来,明明刚才还在这里的。


  横山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浮夸的表现动作,不,Subaru,再怎么样,hina也是不会藏在花瓶里的。


  村上去厕所了。


  坐着等安田班主任的时候喝多了茶,很有点尿急。


         村上扣着皮带走回来,和横山打了个照面。


  贴心小克罗心白色印花工字背心不管怎么说就是很贴心涉谷君偷偷飘出客厅。


  24


  "下巴,下巴突出来了yoko。"满室沉寂之后,村上说。


  25


  家规第三百八十五条:不允许任何事情打断村上的脱单机会。


  这条是涉谷偷偷写的,有且只有他和安田两个人知道并遵守。


  安田知道今天的家访没自己什么事了。


  他超懂事的。安田抱了两张物理试卷,和大仓视频讨论问题去了。


  涉谷使出去敌对帮派偷袭的本事潜伏在门口,内心疯狂打call 。


  好卵激动。


  六年了,他的cp终于又发糖了。


  不管他,先打call了再说。


  26


  追溯高中时代,金发君和虎牙君的故事里,还有个重要人物角色。


  暂且叫他关西长发国民美少女大阪歌姬唱歌超好听小流氓君,简称长发君好了。


  长发君是虎牙君的竹马,两家住的很近,自从有天他发现虎牙君居然不陪本大爷吃午饭了好气啊去看看是哪个小婊砸抢了我竹马,然后就认识了金发君。


  三个人成为密友。


  有首歌是这样唱的,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虽然这首歌他们都没听过,但是道理长发君都懂,毕竟某两个人眉来眼去的有些太明显了。


  而且,那个被读者们封为告别之吻的偷亲,明明白白就当着他的面。


  长发君的内心很挣扎,一方面他知道虎牙今天是来和金发告别的,关西八组里大换血,风云突变,他们两个作为下一代组长的左辅右弼,被紧急召回。这个吻发生的时间太过尴尬,让他很想暴打两个迟钝别扭鬼狗头。


  现在才知道亲亲!晚了傻逼!


  另一方面,他作为推进会会长内心boom——,亮起一大朵粉红色的烟花。


  发糖了,嘤。




  


评论(22)
热度(322)
©大清药王 | Powered by LOFTER